标签: 高考座位几列几行

毛坦厂妈妈:在高考复读学校门口创业的母亲

新的开学季,安徽毛坦厂中学再次迎来上万名高三学生,他们将在十个月后努力冲击本科线。毛坦厂镇上聚集了大量来陪读的家长——大部分是妈妈,她们离开家乡,陪同孩子一起期待改变家庭的命运。

唐训宏也曾是一个陪读妈妈,孩子高考结束后,她继续留在了毛坦厂,成为一名商人。在陪读的过程中,她发现了这个市场的商机,并通过一系列方法发展经营,现在她拥有7家辅导机构和1家代陪读机构。在这个以冲击高考闻名的超级中学对面,唐训宏逐步建立了自己的教育产业。

这是一个创业故事,也是一个农村女性通过工作找到自我价值的故事。此前唐训宏做了20多年家庭主妇,花钱也要看夫家脸色,现在她交得起房租,有一群需要她的人,“挺有成就感的,挺自由的”。

唐训宏举起手中的杯子,与围着饭桌的十几个女人干杯。 和唐训宏一样,她们的脸上没有妆,一头黑发扎在耳后,彼此称呼对方为“老师”。 临近高考的这些天里,打招呼的方式成了: 快了、快了……你什么时候走? 毛坦厂中学高三、高四的教学楼下,各自挂着一个电子屏,上面写着: 距离高考仅剩6天。

酒杯敬向每一个人,唐训宏今年46岁,大家都叫她“唐校长”。 她看着周围的女人们,她们都是从外地来到毛坦厂陪孩子读书的妈妈们。 大部分时候,唐训宏脸上总是带着笑,与他人交谈时看着对方的眼睛,边点头边说: 是的、是的。

只曾在提到一个场景的时候,她的情绪有过波澜。 陪读妈妈们总是在放学时间出现在毛坦厂中学校门口,给孩子们送饭。 唐训宏眼眶湿了,“我就被那个场面给感动了”。

从饭店沿着一条农田边上的水泥路,就能走到依山而建、占地1800余亩的毛坦厂中学和金安中学,两所学校有近3万的学生。 这些陪读妈妈们在唐训宏的辅导机构做招生老师,上班时间依学生放学时间而定,一到上午10点,便下班回家洗菜煮饭,给中午放学的孩子吃。

在毛坦厂,最常见到陪读妈妈的时间是中午和傍晚。 中午11点半,学校的6个校门缓缓打开,学生像潮水一样涌出来。 妈妈们提前到达校门口,打开饭盒,把饭碗端给孩子,自己则蹲在孩子面前,手心托着菜盆,方便孩子夹菜。 场面安静,很少有人说线分钟,学生们脚步迅速,逆行的家长们为了不被绊倒,赶紧往墙根靠。 陪读家长中极少有男人,孩子的父亲通常留在老家工作,是家庭的经济来源。

“老大! ”小个子的王燕声音洪亮,只有她这么叫唐训宏。 饭桌上,她讲起认识唐训宏的经历: 她来毛坦厂陪读,租了一间房给儿子洗衣、做饭,剩余时间就是看电视和刺绣。 儿子补课,找的是唐训宏的机构——在毛坦厂,唐训宏拥有7家辅导机构和1家代陪读机构。 王燕在毛坦厂待着无事,来到唐的核心门店智慧大厅工作。 唐训宏说她是: 我唐家的人。

毛坦厂中学虽然每年只有1~2个学生考上清华北大,但复读生的本科升学率惊人,理科高达95.5%。 一位陪读妈妈把它比喻为“二本的摇篮”。 毛中吸引了安徽其他乡镇的学生,最终成为有将近3万名学生的超级中学,每年有一万多人参加高考。 而毛中宿舍资源紧张,容纳人数不及1万人,学校明确规定本省男生不能住宿。 大批家长前来陪读,与此同时,为学生提供饮食住宿的代陪读机构也应运而生。

离别前的饭局每年都有。 毛坦厂是一个围绕高考运转的地方,镇上的作息随着学校而设,每天鸡鸣之前,校门口的小摊小店开门营业,率先打破清晨。 而每年夏天之后,学生们将离开毛坦厂,大批的陪读妈妈也会随之离开。

饭桌上的女人们同样如潮汐来去。 她们都是陪读妈妈。 孩子在唐训宏的辅导机构补课,她们后来成为了该机构的招生老师,叫她“唐老师”、“唐总”和“唐校长”。 她们的工作时间随孩子的读书时间而定,孩子只来复读一年,她们就只给唐训宏工作一年。 短暂的交集之后,她们将回到原先的生活。

陪读妈妈们口中的“唐校长”,在来到毛坦厂之前,其实并没有教育培训经历。 实际上,她不曾有过任何工作经历——二十出头结婚后,她就一直在家里做主妇,家里的每一份支出都来源于丈夫。 让她始终耿耿于怀的是,每次她从娘家回来后,丈夫总要问一嘴: 这次回去又花了多少钱?

而现在,在这个以冲击高考闻名的超级中学对面,做了20几年家庭主妇的唐训宏,从做陪读妈妈开始,逐步建立了自己的教育产业。

长期以来,她只有一个固定员工,王燕本可以成为另一个。 唐训宏承诺她提高她的薪酬,希望她继续留在毛坦厂。 但在那天晚上,王燕跟我说: 待够掉了,不想再待了,孩子一毕业,我立马滚蛋。

他们旅行社要赚我们钱,就是靠购物点。不过,七八天的行程,也就只有一两个购物点。前两年,购物点基本上是丝绸被和乳胶垫。我们去河南都有乳胶垫,问起他们,说是帮泰国那边生产的。

吃完饭,唐训宏和王燕骑着小电动回到了智慧大厅,这里是接待客人和学生们吃饭的地方。 大厅背后的楼盘桃李园近几年才建起,打出了大大的广告: 跟着毛中赚大钱。

王燕的手机不断响起微信消息。 她往外望了一眼唐训宏,把手机往桌上一扔,“我没脸去跟人家谈了。 ”

她正在帮唐训宏跟一个男人租房子,男人称自己是房主,昨晚就要跟唐训宏签合同。 唐训宏让对方出示房产证和身份证,对方没拿出来,两人谈崩掉了。 男人后来在租房群里说,再不把房子给唐老师。

“她就拼命把我往前推”,王燕说。 唐训宏打电话确认了对方其实只是中介,但还是让王燕先吊着对方。 因为对方手头上的房子,正是唐训宏所需要的,来年她要扩大代陪读的业务,就必须找新的房子。

王燕觉得人讲话要说一是一,不能反复。 但唐训宏不愿妥协。 一个学生家长走进了智慧大厅,唐训宏问她,去年的房租多少钱? 得知三室一厅的房子从去年的一万六变成了今年的两万六,唐训宏说: 钱都被人家中介给赚去了,这些房东又不长脑子。

房子一直是毛坦厂的重要资源。 毛坦厂镇常住人口不过3万余人。 而毛坦厂中学的学生,却与居民人数相当,仅复读生一个年级,便有1万多人。 家长陪读在毛坦厂是个普遍现象。 毛中的学生大多数来自乡镇,对他们而言,考上一个好大学最有可能改变命运,是整个家庭优先级最高的事情。 如果不去,村子里反而有闲言碎语,“他家孩子上学,他都不上心,他还去赚钱,赚那两个臭钱有啥用呢? ”

老师也这么要求。 毛坦厂中学的学生们每周都有考试,每周都有评比。 全科、单科的分数和排名一清二楚。 孩子在毛中若是迟到、上课发呆、成绩退步,班主任的电话便打到家长的手机里: 过来陪读吧。 某位班主任说,除了单亲家庭外,“除非家长是公务员,或者家里有小孩和老人要照顾,不然都会过来陪读。 ”学校方圆一公里的民房的门上都贴着红条子: 学生房出租。

这里房子一年起租,但实则从开学到高考,不过10个月。 离学校近的十几平米房间,一个月就要两千块钱左右,与省会合肥的房价相当。

2014年,唐训宏陪女儿到毛坦厂复读。 当时已经是10月份,房子基本上都租出去了。 唐训宏和丈夫挨家挨户打门上的电话,总算找到一个没来上学的学生的租房。

房子是农村自建房,被分隔成一个个小房间。 屋里有一个小卫生间,两张床,走两步就能跨上床。 十几户人家一同在后院做饭,一人一个灶台,头上是铁皮屋顶。 一年下来要九千块钱。

唐训宏一开始不愿意陪读,家里还有儿子和丈夫要照顾。 夫妻俩赶来安抚女儿两天,准备回家时,女儿又拉着她,想跟她一块走。 还没回到蚌埠,就接到女儿电话,又在哭。 再次返回时,唐训宏扇了她一巴掌。 女儿说,为什么别的妈妈可以,你却不行?

在蚌埠老家,唐训宏一家四口人住着百来平米的房子,装修成欧式风格,饭桌上有吊灯。 她做了二十多年的家庭主妇,四个人的厚衣、薄衣、袜子和内裤必须摆放得整齐,洗手台保持干燥整洁,床单每天都要铺得跟酒店一样——不能有任何褶皱,午休之后也必须再整理一遍。 每次出门前,她一定会把家里打扫好,直到清洗用过的拖把和抹布的水,是清清净净的。 就算10分钟后回到家,她把包一放,鞋一换,第一件事就是去拿抹布,又到处擦擦抹抹。 抹布一定要是纯白色的。 “把所有的心思都凝聚在卫生上面了”。

她觉得那段时间好像上了瘾,不管在哪里,心里总惦记着家里的卫生,感觉家里边脏一点点儿,做其他事情便心神不宁。 “把家里面收拾干净,让家人回来觉得有一个好的环境,那就是我最大的价值。 ”

在毛坦厂十几平米的民房内,唐训宏开始注意到房价。 2015年,桃李园刚建成的时候,房东们第一年出租,着急出手。 唐训宏一看,条件可比民房好多了,新房子,又是小区,自己便租了一套,还多租了几套,转租出去,赚取差价。 今年收来的房子,她打算着,学生没住满,也转租出去——中介的道道,唐训宏门儿清。

第二天见王燕,她的心情平复许多。 在毛坦厂的陪读妈妈们,工作的选择极为有限: 制衣工人、保洁员、宿管、招生老师……相比之下,招生老师是一份较为轻松的职业,坐在各个门店里等待家长们的咨询,这些常常只有中学学历的女性们,第一次被人称作“老师”。

这一年的工作,让王燕从出租房里的电视机和刺绣中走了出来,开始接触社会上的人。 “不管是在什么时候,还是要走上社会,要独立,要有自己的事,自己工作。 ”

唐训宏创造了这些工作。 “她那个头脑,真的聪明,”王燕说,“很多时候我都说我们吃的都是一样的,怎么你的底子、你的头脑里面想的都跟我们不一样? ”

在毛坦厂中学东门往外的一条街上,挂着大大小小的“全托”、“教育”的招牌。 其中一个招牌却显得特别: 毛坦厂家长服务中心。 当大家将眼光投向学生的时候,唐训宏却转变了视角——为家长服务。 这也是她事业的开端。 2015年,她送走了高四复读的大女儿,劝说高二的小儿子来毛坦厂中学借读。 她在学校东门路上租下了一个店面,把自己的想法说给外包团队听,对方为她开通了一个“毛坦厂家长服务平台”的公众号。

在这个公众号里,她给家长们提供了租房、拼车、查成绩的服务。 这缘于她过去一年的陪读经验。 来毛坦厂就读的学生多数都是外地人,每到放假时,小镇道路基本堵塞瘫痪,家长的路费来回便要几百块钱,她搭建的平台可以让家长们拼车。 家长们来到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唐训宏为他们提供租房的服务,躲开那些电费一度收一块钱的房东。 在公众号上,她还会转发一些学习技巧和合理膳食的文章提供给家长。

唐训宏跟我算了一笔账: 毛坦厂中学的复读费用根据高考成绩从三千到四万八,租房一年要一两万,陪读家长放弃工作又损失了好几万,来毛坦厂的多是一般的家庭,一个普通的家庭一年近10万就没了。 唐训宏看到了需求。 在毛坦厂陪读了3年,她知道毛坦厂陪读的家长付出的经济代价,而且陪的质量太低。 “她们的文化水平不高,只是给孩子做保姆,甚至她们做的饭菜呢,可能都不合孩子的口味。 ”

“我们就冲着陪读家长的这个角度,我们在这边创业的。 ”唐训宏说。 而毛坦厂有近3万名学生,这就是代陪读市场的空间。

唐训宏陪读了自己的两个孩子,还在毛坦厂做教育培训。 家乡人听说了,逐渐把小孩托给了唐训宏,她顺水推舟做起了代陪读机构。 后来越收越多,2019年便有60多个,她便租下越来越多的房子安置学生,招了宿管阿姨照顾学生,还请了外包的餐饮服务。

如今她常常每天8点起床,工作到凌晨1点多,补课的学生放学了,托管的学生都回到房内了,唐训宏才锁上门,回到床上睡觉。 她发现自己身上的洁癖一点点儿消失,“没有精力再去注意到那些(卫生)细节”。

她的门店开始接待来自各地的家长们,连学校里的老师都听闻了她的名声。 当时她想做宣传,通过女儿的班主任请到了毛坦厂中学的班主任一起吃饭,班主任们全是中年男性。

唐训宏描述了当时的场景: 他们把酒杯端起来,就一下子喝了,(说)我终于认识你了,唐老师。 她说,班主任告诉她,之前从来没有人在毛坦厂做过这样的事情。 她讲了好几次,“我就觉得那个时候,其实我是挺开心的,觉得挺有成就感的。 ”

毛坦厂家长服务平台开了两三个月,唐训宏动起了开辅导班的念头,想自己交得起房租,还有点儿生活费花,就想再多赚点儿钱。

唐训宏的儿子从小就排斥辅导班,直到唐给他请了一对一的老师,他才满意补课的效果。 她因此发现,一对一的形式更适合毛坦厂。 “来毛坦厂的孩子,很多都是不自觉的孩子,如果是自觉的孩子,人家愿意送到毛坦厂来吗? ”

在毛坦厂镇,人人都是同样的说法。 在他们的描述里,来到毛坦厂中学的,多数是行动力比较差的孩子,而毛中是一所“高考加工厂”。 在纪录片《高考》里,毛坦厂中学是一个“修理厂”,专门修理这些没有考上本科的“高考失败者”。

当地的司机说: “到这里来的学生基本上都是那种人: 说他行吧,他还不行,说他不行,他还有一点儿行。 到这里来给他加工一下。 ”

毛中实行大班教学,一个班级130到170个人,为了节省空间,教师的讲桌被放置在教室右侧。 最后一排的学生坐着可靠到后墙。 三个人同桌,挤得满满当当,一半桌子摆放教材,剩下的一半卷子无法平铺。 人坐得累了就把椅子架到桌上,站着写。 教室的门上贴着红纸,大大的字是: 怕苦莫入。

学生错了的题目被要求抄抄写写,做一个错题集,基础差的还是跟不上。 唐训宏看到了一对一补习班的商机——可以随时互动和攻克问题。 “后来我就把我儿子上课的这种经验,复制在每个孩子的身上。 ”因此她的班级几乎都是一对一的小班教学。

不久之后唐训宏发现,一次一小时、一对一的课利润太低,她率先把课时变成了一个半小时,费用从原来的200涨到300,老师和机构的抽成提高了。 另外先办起的一家辅导班,也跟着唐训宏这么干。

辅导班办起来了,许多陪读妈妈又到门店找老师们诉苦: 她们无法与孩子交流,说自己在家里不敢讲话,一说话就被孩子呵斥: 你闭嘴、你懂什么?

陪读妈妈们通常没有经历过高考,她们只负责洗衣做饭,与孩子蜗居在十几平米的房子里,生活摩擦严重。 孩子发火,她们不敢回嘴,怕影响孩子成绩。

这个问题唐训宏也遇到过。 大女儿是个要强、心理敏感的女孩,执意要来毛坦厂复读后,女儿每天都会给她打一个电话,后来变成一天两个,再渐渐变成一天三个。 女儿把老人机带到学校厕所里给唐训宏哭着打电话,被同学听到,跟班主任举报了,带手机到学校是毛中大忌。 班主任的电话打来,让唐训宏连夜到学校来。

到毛坦厂的时候,天还没亮。 见到女儿的时候,唐训宏发现她的眼神不对劲,呆呆的、有些木讷。 第二次月考结束后,女儿中午在家睡觉,睡着睡着,就爬起来哭。 年级退步一千多名。 女儿不敢去上学,没脸进班。

“要进行破解”,唐训宏说,在毛坦厂陪读儿女,让她摸索出了一套心理辅导的办法。 她开始编故事,告诉女儿,自己某个同学或亲戚,没有考上大学,却依旧过上了好的生活。 “我知道我女儿都已经钻牛角尖了,那我还往死里碰,你必须得考一本和二本,你考上大学才有出路,那我如果说这样的话,那不给我孩子逼疯了呀? ”

她常在招生老师群里转发关于孩子教育的文章,朋友圈里转发的文章第一条便 是——蔡元培: 决定孩子一生的不是学习成绩,而是健全的人格修养。

离别前的聚会那晚,有个毛中的女学生在学校跟人闹矛盾,晚自习的时候从学校里跑了出来。 父亲在电话里劝她: 趁着班主任没发现,赶紧回去! 他觉得跟别人闹矛盾,一定是孩子的错——许多家长在孩子出现问题后,总是习惯性地先责备孩子。 女学生哭着挂掉了电话。

后来我问她,为何不给母亲电话。 “我妈妈其实是一个很腐朽的女人。 她根本没有她自己的思想和灵魂,女人不应该有自己的思想和灵魂吗? ”她说,“那我能跟谁打电话,没有人能……虽然他(父亲)不理解我。 ”

但之前在租房跟人闹过矛盾的时候,女学生找了唐训宏,“唐老师很厉害,很会处理一些事情,一开始很生气,然后(她)讲了之后你不生气,她特别会处理事情。 ”她与室友在琐事上有争执,唐训宏问她,你觉得自己有没有做不礼貌的事情,你能讲给我听吗?

“我讲道理给她听,因为这些学生,我们不能冲上来就指责她这个不对,那个不对,要哄她们,要让她们承认错误。 ”唐训宏说。

如果有搞不定的孩子,唐训宏会请毛中的心理老师过来。 这位老师曾给唐的女儿做过心理疏导,她交为“很重要的朋友”,现在则是“我跟她关系特别好,然后现在我们都是姐妹相称”。

“做这份职业我觉得我挺高兴的,”唐训宏说,交得起房租,有剩余的钱,不再管老公要钱花,“就挺有成就感的,挺自由的。 ”

从幼师学校毕业后,20岁出头的唐训宏还没走入职场,就步入了婚姻。 嫂嫂帮她介绍了现在的老公,对方的弟弟已经成家,父母着急,希望唐训宏赶紧嫁过来。 唐训宏侧过身来小声对我说: “你也知道,他追得紧,就怀了。 ”

丈夫家在城市里开了饭店,而她不过是一个安徽的农村女孩。 1995年,她穿上了当时少见的婚纱,排场盛大。 同学们纷纷表示对她的羡慕。 而当真正走入了婚姻,唐训宏才发现,生活并非表面那样的风光。 家里来了客人,问公公婆婆: “你家这个儿媳妇长得不错,娘家是哪里的呀? ”当着唐训宏的面,婆婆声音一沉,回答说: “农村的。 ”夫妻俩有了矛盾后,婆婆对着自己的儿子说: 她又没有工作,什么都不会,又不懂,找谁都比找她强。 她提出要出门工作,丈夫却又不允许: 又饿不死你,自己家都有饭店,还出去找什么工作。

20多年来她没有工作收入,家里的每一份支出都来源于丈夫,她会使用记账本,记下每一笔开支。 她想尽点儿孝心,给父母买点儿东西,但是心里会想: 万一他要问我花了多少钱,我又不好。 逢年过节她想回家探望父母,“我很想,但是他不主动催我的话,我又不好意思”。

“真的很窝囊,”她哽咽着重复道,“特别窝囊。 ”婚后20年,她一直有种寄人篱下的感觉。 如今回望那些日子,她说: “真的一点点儿都没有体现出来自我价值。 ”丈夫问起她又给娘家人花了多少钱,她生气、吵架、想要离婚——为什么? 为什么他们家总觉得她占了大便宜?

距离上次丈夫来毛坦厂,已经过去二十多天了。 他每隔几个月会来一次。 我问起唐训宏,是否知道丈夫对自己目前所做的事业的感受。 唐训宏说: “他好像对什么都觉得不怎么样。 ”

旁边年轻的女孩听见了,说: 是不是觉得你好棒啊,好好啊? 唐训宏不带语气地回答: 没有这种感觉。 女孩打了圆场: 看到他老婆一直都是很棒,没有可以夸的,是不是。

“之前的时候,我不是讲嘛,我家婆婆跟我家公公那时候很强势……”唐训宏转移了话题,说起了女儿的教育。 女儿现在在合肥考研,唐训宏给她租了一套一个月两千块钱的房子,女儿嫌贵,唐训宏还是坚持。 人家都说,让她女儿嫁个条件好一点儿的对象。 唐训宏却觉得不是这样,“从我的所有经历当中,我就觉得女人是一定要独立要自立,就一定不能依附在别人的身上。 ”

如今自己挣了钱,女儿想要什么她便给她什么,“我一定要培养她,一定一定不要像我之前(那样)”。 儿子一双球鞋几千块钱,唐训宏也舍得花。 给娘家人买礼物,丈夫再也不会过问什么了。 只是到了现在,娘家条件好了许多,妈妈的东西都有媳妇买,妈妈不让她多花钱,知道“那边挣钱也挺辛苦的”。

但以前的熟人还总告诉唐训宏: 你在这边做什么呀,你们家又不是养活不起你,你天天受着这罪。 儿女知道她每日熬夜,十分辛苦,也劝她别做了。

她随身携带一个大型单肩背包,里面的文件里有好几本巴掌大的小本子。 从前她在里面记下家庭需要购买的物资,每天需要做的家务,以及每一笔开支。 如今,小本子里密密麻麻记着她现在的工作,从去领灭火器到开会,一一罗列下来,一天能写上一两页。 这样的小本子,她已经写完了70本。

员工王燕拿到了自己的第一笔工资后,给自己的母亲转了500块。 以前她也是丈夫给钱,现在终于尝到了赚钱后的自由。 唐训宏喜欢高跟鞋,她在第一家门店的前台后边立了一个鞋柜。 打开柜门,各种颜色的高跟鞋被擦拭得干干净净,摆了几排。

她还记得开这家店的时候,白天搞装修,晚上独自一人在店里打扫卫生。 找不到人帮忙,一天下来,身心俱疲,边扫地边哭了一场。

其实唐训宏现在没什么机会穿高跟鞋了。 她从早上8点忙到凌晨1点,没有休息日,经常需要跑来跑去,每天都穿平底鞋。 但看着高跟鞋们,她就很高兴。 “我又订了一双,还没到呢! ”

2019年5月底,有人在毛坦厂中学门口拍了一个视频,内容是一位曾经的陪读家长在毛坦厂开设代陪读机构,一年营业额达到200万元。 这个视频上了热搜,网民们议论纷纷,大多数人把标题错读成一年收入200万元。

我来到毛坦厂后,该机构的老板不再愿意接触记者,称自己只想踏实做事。 提到这个视频,唐训宏说: 我们需要低调一点儿,实际一点儿。

代陪读机构集中在毛坦厂中学的东门口,7月时,大大小小的代陪读机构冒了出来。 一条百米的街上有15个招牌,人走在路上会被人塞上名片。 唐训宏的7家门店门口都竖着代陪读的宣传牌,上面写着: 教育专家办托管,吃住未必最好,提分很有一套。

我第一次见到唐训宏的时候,这些牌子还没有被制作出来。 5月午后的毛坦厂街道寂静,学生们在学校里上课,早起的家长们则在午睡。 我随意走进一家开着门的辅导机构,前台坐着两个女人,我问她们是老板吗,圆脸的女人说自己不是,“老板去北京出差了,他的公司在北京的清华科技园。 ”

“你想了解什么呢? ”她问。 我说我在寻找一个故事,最终用文字呈现而非视频。 圆脸女人突然改口说: “我觉得今天你找我,可能找对人了。 ”

“如果你要是不做那个视频,你光写文字,我愿意配合你。 金榜教育就是我创办的,之前我也是陪读妈妈,对,我儿子和我女儿他们俩都考上大学了。 ”

唐训宏带我来到智慧大厅,墙上的分工表呈树状图,最上头是她的名字,往下皆是女性。 我问起她嘴里的男老板是谁,她说是她的合伙人,留越。 留越从北京来到毛坦厂做英语教育,开了一家名叫坦途教育的门店。 唐训宏陪读女儿的时候,每天走十几米的上坡去校门口给女儿送饭,坡的尽头便是留越的门店,当时她看到门口的标语写着: 包提50分,不提分就退款。 她心想: 别吹牛了,吹得太离谱了吧。

唐训宏抱着这样的心情去咨询他,二人相识。 彼时留越专攻英语教育,在唐训宏看来,是因为他擅长于此,也因为他手头上老师的资源并不丰富。

唐训宏做辅导机构后,两人偶然聊起毛中的错题集。 陪读女儿的时候,唐训宏每晚都会给她抄写错题集,边角折到女儿也会要求她重写,费时费力。 留越有技术背景,可以研发错题管理系统,唐训宏则有经验, “其实我这个水平是有限的呀,但是我知道这是一个好事情。 ”

二人开始了合作。 唐训宏是陪读母亲,与许多家长接触,有的家长甚至胆子小,不敢去见班主任,让唐训宏也陪着去。 她认识的人越来越多,正好弥补了留越的短板,“他外地来的,而且他不擅长跟人打交道”。

两人合作取长补短,留越负责教辅机构技术的研发,唐训宏则管理一切事务,扩展业务和进行外交。 唐训宏事事亲力亲为,在7个门店跑来跑去,员工打扫卫生的时候她也会在场,她认为这样的员工效率才会更高。 她做事不拖拉,每个月10号发工资,常常8号就全部到账。

二人以合伙人的身份共同拥有毛坦厂7家门店,但是名字依然分为“金榜”和“坦途”。 唐训宏说,这样看似家长的选择多了,其实都是同一家。

与其他代陪读机构不同,唐训宏和留越的宣传单上,“教育专家办托管”边上的二维码下面,写着“清华大学科技园 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并在下面附上了“清华大学科技园总部”电话。 后来留越告诉我,他的确在北京有一家公司,位置在清华科技园。

在唐训宏“对外接待”的时候,门店里的另一个女人负责看店,她是唐训宏唯一的固定员工,沈莉,唐训宏称她为“我的会计”。 每日早上8点,沈莉就坐在门店里了。 她担任会计,但同时也要安排课程、招生等处理一堆琐事,在这个座位上,要一直坐到晚上12点。 她接微信电话,左边掏出一个本子,右边掏出一个本子,写字的时候用尺子在下面枕着,确保字体工整。 她的声音很轻,“我这个年龄再耐不住寂寞就不行了。 孩子去上学了,以后都是寂寞的。 ”

沈莉和唐训宏是蚌埠老乡,两人的儿子在老家是同学,一起来了毛坦厂。 一开始,沈莉没有来陪读,儿子吃不惯学校的饭菜,常常到唐训宏家里吃饭。 沈莉要给唐训宏生活费,唐训宏没要,觉得是娃子的朋友,能帮一点儿是一点儿。 过了一个学期,沈莉来陪读了,唐训宏就劝她过来工作。

沈莉大学毕业后便开始从事会计工作,第二年结婚生子,生活顺遂,便也没什么决心改变。 她说人生就这样过来了,等到了这个年纪,才发现自己一事无成。 做的工作是面对和处理一堆数字,处理之后就过去了,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如今,她依旧做着“看不见”的工作。 留在毛坦厂,丈夫和婆婆都反对。 唐训宏劝她,你孩子都走了,在家干吗,我们俩肩并肩干呗。 “经不住她诱惑,”沈莉说,“反正孩子也不在家。 ”

在唐训宏的理解里,沈莉留下是因为重情重义。 有一次聚餐,她当着别人的面夸沈莉,沈莉哭了,说起了心里话: 娃子在唐老师这边吃饭,从来没要过钱……

王燕把沈莉称作唐训宏的“内总管”,自己则是她的“将军”,“其实我到毛坦厂的时候,我不佩服任何一个人,但是自从我认识唐老师之后,我真的很佩服她。 你说一个女人能在这边打下这片天地真的不容易。 但是她就靠她自己,打下这片天地。 ”

去年年底,王燕差点儿就要辞职了,带着两个孩子在毛坦厂,天天还需要坐班,她有溶血性贫血,知道自己需要去医院检查和输血,“我真的不能干了”。 她记得元月一日那天,下了大雪,她想走了,但是孩子们放假,生意又好,唐训宏说: 王燕,我找不到人,赶紧顶班。

“感觉她一个女人特别不容易……她打感情牌,她不行,又找留总,算了吧。 我架不住人劝,后来一直一直到现在。 ”唐训宏跟下属感情都好,王燕的儿子不听话了,唐训宏会找他谈一谈,女儿则常扑到唐训宏怀里撒娇。

这次她跟唐训宏说,最多干到6月底了。 儿子高考后,她要搬家,带着9岁的小女儿到苏州找丈夫。 唐训宏还抱着希望,对王燕说,过去了如果有不好的地方想回来,我大门随时向你敞开。 王燕打了个电话试探老公: 不走了,在这里继续? 电话那头说: 唐老师一天给你10万还是20万?

我很喜欢那次去三峡。两个人一个舱位,阳台可以直接跑到船边,能看到江面。早晨起来,我就在江风里锻炼。晚上他们有的睡觉了,我就出去看夜景,长江大桥上的那个灯光啊,漂亮得不得了。那时候我还没有手机,不然肯定拍了好多照。

高考之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毛坦厂镇上代陪读机构一个个冒了出来。 唐训宏先前告诉我的机构理念“管提分管教育”,已经在大街上随处可见了。

从毛坦厂中学东门到道路尽头的智慧大厅,短短百来米便有十几个代陪读的招牌。 穿梭在镇上的电动载客车上贴满了机构的广告,一个月30块钱的广告费。 走在街上会被拦下来,塞上代陪读机构的名片。 道路上几个中年妇女骑着电动车,看到人便拉着问: 租房吗? 找全托吗? 我走到唐训宏机构的门口,有个女人凑了过来,劝我别进去,带我去更好的。

东门的第一栋楼上,竖着一个大大的招牌: 朱阿姨全托。 这是毛坦厂做代陪读机构最大型的一家,学生人数有200多人。 朱阿姨在高考前频繁接待了来自全国各地的记者,如今网络上关于毛坦厂代陪读的报道往往是关于她的。 她告诉我,女儿在百度上给她投了广告,“百度上搜毛坦厂全托哪家做得最好,一点我们家就蹦出来了。 ”

高考前夕,有一个广东的医生,来朱阿姨这里订了房,为今年高考的儿子做好复读的准备。 在对外接待家长时,朱阿姨的员工们会说这里是“陈老师全托”,因为朱阿姨的丈夫之前是一位高中老师。 曾经的教师身份在毛坦厂是一块更大的招牌。 就像唐训宏一样,朱阿姨会在陌生人面前将有身份的男合伙人推到台前。

唐训宏对待媒体的态度却没有那么热情。 陪读妈妈的离别饭局之后,她不断推迟见面,告诉我她很忙。 我去门店找她,她带我走进了一间房间,这时候一个男人进来,与我握手,说他是唐训宏的合伙人,留越。 他个高精瘦,戴着眼镜,穿着衬衫和西装外套。

听到“黑她”的时候,唐训宏倾身从背后把身子靠在高背椅上,紧张地说: “也会有人这样想,你有什么能力有什么水平,能在这边做教育。 有的家长看了这个报道之后,反而会讲,她之前又不是老师,他会质疑我们做的这个东西,会觉得我是行外人,不会做行内的事情……”

有人曾转述过留越的一句话,说唐老师把所有身家都押在了毛坦厂,所以有很多顾虑。 新的学期开始了,唐训宏和留越租下毛坦厂中学西门的一栋民房,可以改装成40多个房间,接纳代陪读的孩子。 他们在北门、东门也租了房,毛坦厂中学有6个校门,高一高二、文科理科的教学楼不同,就近的校门也不同。 租更多的房子,可以给孩子们安排最近的地方住。

这个夏天,王燕还是走了。 9岁的小女儿不断在问王燕,妈妈我们什么时候离开毛坦厂啊? 王燕也知道,这山沟沟里,没有好的教育资源,她不希望女儿再读毛中。 丈夫在苏州工作,已经分开5年。 其他的招生老师也走了,她们说,只有孩子再回毛坦厂复读,她们才可能回来工作。

复读的学生会再次返回毛坦厂。 一位学生告诉我,高考是让穷孩子翻身的最容易的一次机会了,“如果你不高考,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命运)会有机会给你跨过这个坎。 ”

来毛坦厂的第一天,加上一位陪读妈妈的微信后,她第一件事便是找出陪读妈妈群里的一个视频,转发给我。 “毛坦厂相当多的是打工者的孩子……背后是一个卑微的家庭。 ”那是白岩松的关于高考的采访视频,在视频末尾,他说道: “无论如何我做不出任何嘲讽毛坦厂中学的事。 ”

毛坦厂镇位于安徽省六安市,绵延的大别山的东麓,极其偏僻。 从市区动车站到毛坦厂镇,出租车行驶了一个多小时。 宽阔马路和高大楼盘渐渐消失,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片农田和山,一路上竖着的牌子和白墙上粉刷的文字,是与脱贫和扶贫有关的标语。

唐训宏位于毛坦厂中学西门那栋民房正在轰隆隆地装修,即将装上远程监控、人脸识别和指纹解锁。 同质性的竞争已经非常激烈,她希望做得比其他家高级和专业,而不只是“普普通通的给人家做点儿饭菜”。 不远处教学楼挂着的电子屏上,显示着: “距离高考仅剩0天”,时间停留在了那天下午,学校的广播里喊着对高考生的寄语: “只要学不死,就往死里学”、“走出农村”。 而等到新的一批学生入学了,毛坦厂的时间表才会继续转动起来。 █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

河北美術專業考生注意啦!有一份考試須知請查收

美術高考是我國高考的一種考試方式,一般由各省自主進行,考生需完成當年高考報名和專業考試報名手續,具體考試時間由各地自行決定,任何人隻要能參加普通高考,就能參加美術高考。

12月25日,河北省教育考試院發布了《2018年河北省普通高校招生美術類專業統考考生須知》,小編對考生們關心的一些統考常見問題進行了梳理。

2017年12月27日至29日,美術類專業統考考生登錄河北師范大學招生信息網(網址:“通知公告”欄目下載本人《准考証》。

高考報名所在地的市,具體地點詳見《准考証》。考生須持《准考証》和《身份証》,按《准考証》規定的考點、考場和時間參加美術統考。

上午開考前40分鐘、下午開考前30分鐘考生最先入場,開考15分鐘后遲到考生不得進入考點參加當場次考試。下午速寫、素描按一場次對待,速寫未參加考試的考生,素描考試不准許參加。

入場時,應主動接受監考員按規定進行的身份驗証和對隨身物品等進行的必要檢查。因裝有心臟起搏器等不宜進行金屬探測器檢查的考生,應在檢查前聲明,並出示縣級以上醫院出具的証實。如不提前聲明,后果自負。入場后,須對號(准考証號最后兩位)入座。

除必需的文具(畫板(畫夾)、小畫架、畫筆、顏料、水盒等)等考試用品外,其他任何物品(通訊工具、計時用表、九宮格、試題小樣等)不得帶入考場。畫板、畫夾上不准粘貼各種圖案,否則按違規處理。使用畫板(畫夾)、小畫架時必須遵從監考人員的安排,不得影響其他考生考試。

嚴禁將手機、計時用表等物品帶入考場,考試期間一經發現,無論使用與否一律按違規處理。

領到答卷紙和試題后,應在指定位置和規按時間內准確、清楚地填寫姓名、准考証號、准考証號最后兩位數字。

遇試題、答卷紙分發錯誤及試題字跡不清、重印、漏印,答卷紙皺折、撕破、穿孔和污損等問題,應舉手詢問,在開考前報告監考員;開考后再行報告、更換的,延誤的考試時間不予延長。涉及試題內容的疑問,不得向監考員詢問。

必須按照試題要求使用答卷紙,必須在答卷紙答卷框內答卷,不得在答卷上做任何標記。

(1)自覺遵從監考員等考試工作人員治理,不得以任何理由妨礙監考員等考試工作人員履行職責,不得擾亂考場及其他考試工作地點的秩序。

(2)在考場內須保持安靜,不得吸煙,不得喧嘩,不得交頭接耳、左顧右盼、打手勢、做暗號,不得夾帶、旁窺、抄襲或有意讓他人抄襲,不得交換試題、答卷,不得傳遞文具、物品等,不得將試題、答卷帶出考場。

考場內鐘表的顯示時間不作為考試時間信號,僅供考生把握時間作參考,考試時間以考點的統一信號為准。

13、速寫收卷和素描發卷期間(13:30-13:40)考生能否離開座位?

不能,下午速寫、素描按一場次對待,速寫收卷和素描發卷期間(13:30-13:40),考生不得離開座位。

考試結束信號發出后立即停筆,不得對試題、答卷內容拍照或以其他方式存儲、傳播,否則按違規處理。收卷時考生要確認本身的條形碼,並現場觀看監考人員將核對無誤的條形碼粘貼在本身答卷的“粘貼條形碼處”,留意索要條形碼的“考生留存部分”,並留存。待監考員依序收齊答卷、試題后,方可按照監考員指令依次退出考場。

如不遵守考場規則,不遵從考試工作人員治理,有違規行為的,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偉德國際法》以及《國家偉德國際考試違規處理辦法》(偉德國際部令第33號)執行,並將記入國家偉德國際考試誠信檔案;涉嫌違法的,移送司法機關,遵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等追究法律責任。

16、2018年我省高考不再統一打印《報考証》,考生如何查詢打印個人信息?

往年《報考証》用於考生參加藝術、體育、對口、單獨招生等專業或專門測試,隨著越來越多的招生院校不再要求提供《報考証》,我省規定自2018年起不再統一打印《報考証》。

考生如有需要,可登錄河北省教育考試院“普通高校招生信息管理與服務平台”(由河北省教育考試院網站右側導航欄的“普通高考信息服務”進入),進入“信息查詢”模塊,自行查詢打印《2018年河北省普通高等學校招生考生個人信息表》(查詢頁面點擊“打印”按鈕,在新頁面點擊鼠標右鍵,選擇“打印”選項進行打印),代替《報考証》的功能,報名點不再蓋章。

提前預定考點附近的賓館,離考點越近越好,不要怕貴,隻住一晚上,考試當天中午退房就可以。

在這裡家長請注意啦,考試前幾天一定要多注意學生的飲食習慣和衛生,避免在考試中出現不好的事情發生,比如拉肚子……早餐一定要吃,保持頭腦清醒。

適當放鬆,可以聽聽歌,和老師家長,朋友聊聊天,逛逛街,也可以畫一些自己平時想畫卻沒時間畫的畫,自己想畫,喜歡的那種。也可以停下來看看一些反范畫。

二代身份証,統考准考証,缺一不可。兩証齊全才能進考場。一定看好自己的証件。但是每年都有粗心的學生。

“包過線!包錄取!不錄取退錢!”在部分藝考培訓班的海報上,堂而皇之地出現了這樣的絕對醒目的字眼,而跟這些響亮口號混搭在一起的,是同樣讓人驚訝的收費:“精英班2萬元起,沖刺班3萬元!”

藝術類考試有較高的通過率,而騙子卻採用“廣撒網”的方式“空手套白狼”。雖然考生憑實力過關,但有些騙子自稱是“幫忙”的結果,往往能迷惑甚而欺騙一些考生或家長。

部分不法培訓機構在招生時,往往會宣揚他們幾年來藝考本專科的上線率是非常高的,並神秘地告訴你高上線率的保証就是“有內線”,可以通過一定關系,“搞定”閱卷老師或主考老師,使其在考生面試時或試卷上打高分。而“通關系”的費用更是高達10余萬元,甚至幾十萬元不等。

部分中介或個人抓住考生和家長四處尋找考試的“契機”和“捷徑”的僥幸心態,通過各種渠道告訴考生和家長,他們認識評卷教師,跟主考教師有關系,甚至說跟考試院的人是好朋友等,隻要考生家長出錢就可以“包搞定”。

美術、編導類等筆試科目的專業試卷評閱採取隨機閱卷、考生信息密封、專家組復核分數等嚴謹環節確保公平、公正。老師閱卷隨機性強,且看不到考生姓名、報名號等信息,各分數段還將由專家組進行嚴格復核。因此,即使有低水平高分數的情況,在專家組的集體復核下也隻能獲得符合實際水平的分數。

各考點對考試信息的採集與處理均有嚴格的管理程序和嚴肅的工作紀律要求,要對各種數據反復校驗、多次審核。考試成績數據由專人分段掌握密碼並多重備份,相互校驗,無人能夠篡改考生成績。

部分小型培訓機構的招生廣告印制得非常精美,並宣稱有寬闊、明亮的培訓場地,種類齊全的培訓設備,以及某某名師專業指導。等你交了錢才發現,該機構連基本的場地條件都不具備,更沒有名師來培訓。

而由於收取了考生的錢財,因此,在培訓過程中教授學生如何作弊,如何投機取巧,甚至找槍手。

選培訓機構首先要看學校的辦學資質,不能盲目相信廣告海報,一定要到學校現場查看。特別是在專業考試時考試紀律非常嚴厲,除了視頻監控外,還要進行身份証及指紋的查驗,考生在專業考試時一定要誠信參考,不能心存僥幸,避免“一失足成千古恨。”

小編提醒,切勿相信社會上的傳言或“承諾包過”等騙局。考生個人應樹立自信,沉著應考,如遇類似騙局及時向公安機關舉報。

2017年11月15日河北省教育考試院正式發布了《2018年河北省普通高等學校藝術類專業招生簡章》相對於以往的河北美術統考有兩個重大變化:一是河北省美術統考時間推遲到2018年1月6日﹔另一個是河北省美術統考不再集中在省會石家庄統一舉行而是下放到考生高考報名所在地的地級市舉行,加之2018年春節是2月16日,比2017年春節晚很多。進一步壓縮了文化課的備考時間,於是一石激起千層浪,家長和考生紛紛擔心可能給文化課備考帶來各種沖擊和影響,不知道將來如何面對這場文化課的攻堅戰。

為此多年從事河北省藝術文化課備考工作的專家王富剛校長給大家進行權威解讀:

2018年的這種變化對文化課備考真的影響大嗎?據王校長介紹:這個事情必須從兩個時間段來分析,一個是春季前﹔一個是春節后。

從春節前這段時間來看,以往河北美術統考大都在12月23-24日舉行,今年推遲到了1月6日確實影響了一部分考生,但是需要注意的是,這裡影響的只是一少部分,就是那些不想參校考隻想考完聯考后就學文化課的考生,但是這部分考生僅僅佔很少的一部分,絕大多數的考生還是會在聯考后繼續在畫室主攻專業課為備戰校考做准備。這樣分析一下這種變化影響的范圍還是有限的,可控的。

而在春節后河北校考開始(2月22日)到河北校考結束也就3月10日左右,因為從2016年開始外省院校就開始大幅度的使用河北省的統考成績錄取,到2017年使用河北統考成績招生的院校包括本科二批在內達到了401所之多。而使用校考成績的院校縮減到了129所,預計今年還會縮減,所以河北考點校考時間不會過長。

另外,其實2016年春節與2018年春節這種情況一樣,這個問題我覺得是河北省考生都要面對的共性問題,備考時間都是一樣的,機會是平等的,所以這個問題就不是個問題了﹔最重要的是備考時間縮短后咱們考生和家長心裡著急,而我覺得這是個好事,因為任何事情都具有兩面性,學生和家長著急了就會更加重視文化課的備考,這樣會使整個河北省藝術生文化課的備考效率有很大的提高進而可以彌補文化課備考時間的不足,從2016年我們學校取得的成績來看這種論斷是被實踐証明了的,所以廣大家長和考生不用太過擔心。

那麼2018年文化課該如何從時間上做出理性的規劃呢?王校長介紹:必須從三個時間節點來安排:

首先是1月6日聯考結束,這個時間節點開始進行文化課學習的考生適合那種不准備參加校考,隻想使用聯考成績報考的考生

其次就是2月22日,這個時間節點開始進行文化課的學習的考生適合那些石家庄地區以外的考生和校考院校不想考太多的考生。

最后一個就是3月10日左右,這個節點河北校考全部結束,剩下的就是省外設置考點的個別院校的校考了,這時候絕大多數考生都會回原高中或者進入我們這種專業的文化課學校進行學習。

這裡需要注意的就是回原高中進行文化課學習的考生,如果原高中進行系統的一輪復習即所有的課程從新給你們講起的話一定要抓緊時間備考千萬不能鬆懈,因為系統的一輪復習非常重要是你將來做題的基礎中的基礎。同時還要有很強的自律意識。

很多高三藝考生之所以迷茫,主要是不敢正視自己的現狀,那麼,如何成為一名合格的藝考生呢?

很多高三藝考生之所以迷茫,主要是不敢正視自己,專業水平、文化課水平、這些藝考中必不可少的因素,是否認真正視過。

各個階段的學習都要有一個小目標,目標的制定適合自己就好,同時,專業課學習一段時間要做下階段性測試,一步步的朝著自己的目標前進。可以利用各省每年的招考計劃等一些相關的書籍,參考下裡面去年的各院校招生簡章和錄取分數線,看看自己的離目標院校的差距。對自己目標院校的選擇要學會結合實際,有保有沖拉開檔次,為以后的志願填報做准備。

從現在開始到高考結束,有很多階段性的事情要做,要掌握各個階段的學習重點。

主要結合自身專業短板突擊訓練,另外11月份開始,各省會相繼出台2017年藝術聯考政策,高考報名也會在這一時間段完成。特別要留意統考政策的發布,統考政策一般包括當年的統考內容、統考時間等關鍵信息,為備考做准備。

各省的藝術統考大多會安排在12月份-1月份,安排在12月份的省份較多。同時,11月底開始一直到1月份,各院校會相繼發布2017年藝術類招生簡章,招生簡章裡會詳細說明院校當年的招生省份、招生專業、招生計劃、錄取原則、考試時間、考試地點等重要信息,做好校考准備工作。

當然這個時期基本上藝考成績也就出來了,不管好壞都不要分心,利用《藝考生文化課高分沖刺》全力沖刺文化課。

高考注意的事項在這就不一一列舉了,基本上就那幾項,你隻要保持良好心態和身體狀態准備考試就行了。

一般到這裡真正的藝考才算結束,俗話說:“考得好,不如報的好”。可見志願填報的重要性。填報時慎重些,參照院校往年錄取情況,重視第一志願和注意拉開檔次就行。如果專業過得不好或者沒過,還可以兼報普文和等待補錄等。

關於專業課與文化課問題,還是有很多考生不知道該怎麼掌握平衡。近兩年的藝考形勢大家都清楚,很嚴峻,文化課已經越來越重要,不要心存僥幸,能學就多學,高分是王道。

關注藝考動向,看看今年是否有大的政策變化,如果有及時調整備考策略。留意目標院校招生簡章,看今年是否承認本省的專業統考成績,以及有何實質性變化,好讓自己報考時有所准備。

編者按:近年來,北京市教育系統聚焦學生的實際獲得,全面深化教育綜合改革,努力讓優質教育資源惠及更多學生,為全國教育改革發展探索了重要經驗。近日,北京市委教育工委副書記、市教委新聞發言人李奕做客人民網,圍繞北京市在減輕學生課業負擔、新高考改革等基礎教育領域的探索經驗,以及如何推進高質量教育體系建設等話題進行了深入解讀和分享。…

編者按:2021年全國高考將於6月7日起正式拉開大幕。今年,河北、遼寧、江蘇、福建、湖北、湖南、廣東、重慶等第三批高考綜合改革省份,將實行“3+1+2”模式。…

人民日報社概況關於人民網報社招聘招聘英才廣告服務合作加盟供稿服務數據服務網站聲明網站律師信息保護聯系我們